一只大啪嗒

Celebrate

织杰宝毛衣:

  下班到家时间比Cass预料得要早。像个惊喜,只不过不太明确是给谁的惊喜。


  Cass在挂大衣的时候闻到了小牛排的香味,从厨房飘来,Meg在准备他们的晚餐。很奇怪,平常他们不会吃得这么丰盛——比如小牛排。


  “Meg?”Cass试探地问,他得确定做饭的确实是Meg,而不是他们的哪一位朋友,偶尔,他们会请朋友来聚餐,有几位总是想大显身手展示一下自己的厨艺,这不算稀奇。


  而这次刚好不是。Meg在厨房里应答他:“你回来得有点儿早?”


  “有一点……今天的道路特别通畅。”Cass好像松了口气,他不太会活跃气氛,所以朋友聚会对他来说总有点恐怖——事实上,要不是Dean总会帮他解围的话这会显得更恐怖。


  “唔,我猜也是,否则你也许是骑着飞马回来的。”Meg穿着围裙靠在厨房的门框上冲他微笑,头发松松散散地束着。


  这是家。Cass想。放松,并且温暖。


  于是Cass走过去,搭着Meg的肩吻了她一下。非常快的那种吻。


  “这回不是Pizza man?”Meg笑着伸手摸了摸他的脸,她的手甚至还是湿的,也许刚才还在洗碟子。


  Cass坐到沙发上,打开电视,他只喜欢准点看新闻,不像Sam和Dean,他们会看电视剧,有时候还会看球赛。


  小牛排的香气一阵阵地、连续不断地从厨房传来。Meg喜欢这样,把厨房门开一条缝,晚餐的内容总是可以因此被Cass提前预知。


  如果Cass在晚餐前对Meg说:“罗宋汤?”或者“培根蛋?”这之类的,就像是真正的猜测一般的猜测的话,Meg会拿指尖在他鼻头上打个转:“哦,你是个先知?”


  他喜欢这样。但他说不清为什么,也许他只是单纯地喜欢Meg的手指——精心修饰的指甲——接触到他的鼻子,他的脸。不得不说他享受被Meg抚摸,或是被Meg吻。他享受Meg在他身边。


  新闻里主持人一直在持续不断地播报各地的紧急事件,或者不那么紧急的事件。小牛排的香气混着一点儿红酒的味道越来越浓郁地充满整个客厅。


  Cass觉得他应该是饿了。而Meg恰到好处地从厨房探出头来告诉他晚餐时间到了。


  煎牛排和华盛顿浓汤在桌上看起来像是出自高档餐厅大厨的手笔。Meg在这方面很有一手,这也让Cass的舌头和胃一直十分享受。


  Cass帮Meg解开围裙后面的绳结,而Meg则放下自己的头发。


  她还准备了红酒,没有蜡烛——除了这个,所有的一切都浪漫得如同烛光晚餐。


  他们在不大的餐桌两边坐下,Meg深谙摆盘的艺术,一切处理都完美无缺,晚餐像是艺术品。他们不在晚餐前祈祷,从不。


  Cass笑了,他说:“今天看上去有点儿隆重。”


  比平常隆重一点儿,但他还是很享受。


  “哦?”Meg给他们都倒了一些红酒,自己先尝了一口,“就像最后的晚餐——算了,那不太吉利,我们换个词儿,换幅画,吃马铃薯的人之类的?”


  “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?”Cass觉得自己一定是忘记了什么,他本来该记得的,但是他刚好忘了。他笑起来总是有点儿像个羞涩的小男孩儿。Meg总是说他这样特别容易激起别人的同情心。


  “纪念日。”Meg说。


  “什么纪念日?”Cass问,然后他又接下去说,“我想我最好自己记起来。”


  然后他就记起来了,他们的结婚纪念日。不太久——但是并不算太近。他们似乎在一起有一百年那么久,又好像在一起一个月、一天、一小时那么短。


  他稍稍找到了一些惊喜的感觉,就像是某种不太明显的猜谜游戏。


  “对不起,我忘了。”Cass又露出那种害羞的小男孩儿似的笑容。


  “哦——”Meg笑着与他碰杯,“我需要声明——我可从来没做你记得这件事儿的打算。”


  “我应该记得的。”Cass说,“我只忘记这一次。”


  “唔,那就情有可原。”Meg挑了挑眉说,“别为你的自我检讨毁了这么好的气氛,我好不容易才营造出来的。”


   这是家。Cass想。他最放松的地方,最能温暖他的地方,Meg——为这里带来真正温暖的人坐在他的对面与他碰杯。


   他们在一起似乎过了很久,又似乎只是一瞬间。Meg在这些时间里一点一点地发生变化,就他看来这些变化都是美好的,就像教堂里神圣的洁白的塑像那样美好。她微微发胖的脸,她逐渐变淡的头发颜色——一切在他看来都是美好的。


   一切如此美好。


   他们也许会有孩子。说不准。Cass想。男孩儿或女孩儿,他们都会很好。健康的、强壮的孩子。


   “你在走神?”Meg说,“还是只是被我的酱汁惊讶得说不出话?我觉得这次算得上是最好的一次。”


   “是最好的。”Cass说。


   “喔。”Meg说,“我可爱的小独角兽,你是不是有点儿学坏了?你开始会奉承了,不得不说我很受用。”


   “或许是——这叫奉承吗?”Cass问。


   “很难说,不过我相信你不明白这个意思。”Meg眨眨眼,冲他微笑。这样的微笑——Cass在很多人脸上见过,但只有在这张脸上显得那么美。


   晚餐后他们去公园散步,星空明亮,空气清新——多亏了那些树木。而公路上的烟尘从来都不是客气的造访者。


   如同每一对生活甜蜜的夫妇,让世界上一切不宁静祥和的家庭心生嫉妒。


   Cass突然停下来。


   他从风衣里掏出一个长条形的盒子。谁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在那儿的,但它就在那儿。


   “我想……总得有点儿东西为我们的纪念日纪念。”Cass说,他有点儿害羞起来了,就像真正的害羞的小男孩儿。


   “一条项链。”Meg说,她打开盒子,“它很美。不打算帮我戴上?”


   “我很乐意。”Cass说着,把反射着月光的项坠戴在Meg的胸前。


   很美。


   “为我们的纪念日庆祝。”Meg说。


   “为一切庆祝。”Cass说,把Meg拉近一些,然后吻她。


   一切都很美,值得庆祝。


   然后天使Castiel睁开眼,带着模糊的关于Meg的记忆——恶魔Meg,以及梦中的人类Meg和人类Cass。


   他又是天使Cass了,不再是人类Cass。


   没人称他作my unicorn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FIN

评论

热度(29)

  1. 一只大啪嗒织杰宝毛衣 转载了此文字